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  [古典]唐家三少[作者不详]编辑到10楼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古典]唐家三少[作者不详]编辑到10楼


二、 
偷袭「啊……不行啦……老爷你……啊……啊……又泄啦!」颠簸的马车仍掩不住车内的淫声浪语。
  架马车的那位似乎实在按耐不住了,回头对车厢嚷道:「老爷,别闹了,我们入蜀啦,要小心些!」听话音居然是个女子。
  「怕什么,演戏的都派出去了,到了规定的地界又有人来接……」车帘拉开,露出了车厢内的旖旎春光,一个大白胖子腆着一身的肥肉躺在车厢的正中。
  此人名唤王天宝,原官拜吏部尚书,只因买卖官位,贪污受贿毫无节制,被御史参了一本,皇上见御史参本上写的数额巨大,就要下旨查抄他的府邸。谁知他不知何处得来的消息,圣旨未到就已带着几个老婆和保镖,扔下父母双亲,携着大量银票和珠宝潜逃。如今他已是朝廷钦犯,却不知这一日如何逃到了川蜀地界。
  只见他上面伏着的女人浑身是汗,已脱力倒在了他身上,看来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从车外望去,只能看到她白净的屁股浑圆硕大,当中那条股缝里肛毛稀疏,露出细小紧密的浅褐色屁眼,下面的风流洞中淫水和阴精也不知流出了多少,已将王天宝的肚腹和大腿弄得湿滑一片。
  右手边的女子云鬓散乱,早经历了一场云雨,此时正在穿衣——那火红色的肚兜似乎已束缚不了她傲人的双峰,贴身的亵裤下面那两只白玉似的天足,更兼之细腰丰臀,一看便是男人们望之垂涎、求之不得的风流女。
  「好姐姐,蜀中的路我比较熟,还是我来驾车吧。」这女子娇笑着说,「再说爷今天特别威风,我和桃红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说着朝仍然挺立在桃红阴户里的阳具一指,「还是请姐姐来制服这个作怪的家伙吧。」「是啊,月亮在唐门待了十几年,有她坐镇不会有事的,飞燕你就快来和为夫大战一场吧,看我不杀得你乖乖求饶。」王天宝说着还示威般的挺了挺尚陷在桃红阴户里的阳具。
  「死样,你就是嘴硬「鸡」软。」这个叫杨飞燕的女子长得高头大马,是个性欲极强的女人,刚才驾车时听着里面的肉搏声下档早已湿了一片,忙不迭的说了声「有劳妹子啦」,便一头钻进了车厢……离青城山二十里: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走在一条两旁俱是丛林的小道中,居然还背了口破破烂烂的剑,看他的样子,只怕拿把笤帚都嫌累,莫说是剑了。
  突然,林中一声异响,一颗树上飞出了三支箭,速度之快,非人力能及,可见一定是用机关射出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形容猥亵的老道忽然象变了人似的,眼中闪出精光,不知何时剑已在手,挥剑将那三支箭圈在一片剑网之中。
  剑网中的三支箭突然自行爆裂,随着一片刺眼的闪光,爆裂开的碎片又脱离了剑网向老道袭来,同时一股毒烟已慢慢扩散开。
  好个老道,只见他屏息凝神,左手道袍突然无风自动,一挥之间,已将毒烟和箭的碎片挥散。
  正在此时,他忽觉背心一麻,他猛然回头,看见的是唐鸣天年轻却充满戾气的脸。
  「你中的镖上涂了唐门密制的‘七步倒’,你认命吧。」「好!」老道怒吼一声,惊虹一道直扑唐鸣天,「嘡」唐鸣天手中已有了一柄短刀,适时的隔开了老道那势不可挡的一剑,身子却被振得一偏。
  第二剑到!唐鸣天顺势合身一滚,才抬头,第三剑又到,唐鸣天这次只来得及将身体一侧,剑已刺入左臂,老道同时左手一弹,弹飞了唐鸣天脱手击出的短刀。唐鸣天飞身向树林,「扑」的一声,臀部又中一剑,但他已挣扎着滚入了树林。
  老道飞身一纵,也入了树林,才走两步,身子突然一阵抽搐,「真的是第七步!」说完这句话,已仆倒在地,七窍流血而死。
  已经包扎好的唐鸣天把老道的砍成三段,放入早准备好的坑内,枯枝烂叶往上一堆,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只有封密函和五百两银票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自己的儿子就有‘四小毒’作帮手,我就一个人。」「哼,什么武功低微,你必能手到擒来,唐虎,你骗谁啊,要不是小爷谨慎外加运气好,现在黄泉路上走的就是我啦!」「不对!」唐鸣天摸着身上的密函想。「不管怎样,没理由让自己立此大功啊,不对,那老道有古怪。」飞身回到烧焦的老道尸体旁,三两下拔开灰烬,果然,老道烧光发髻后却留有一个小小的瓷瓶,「原来藏在头发里啊,要不是唐老太爷吩咐的密函已经到手,我怎么会漏过此处呢!」不过这瓶子也确实小巧,不但能藏在头发里,火烧后也一点没损伤。
  「啊!是‘天山雪莲丸’。」一向谨慎小心的唐鸣天也不禁惊呼出声。「天山雪莲丸」中有四十九味奇珍异宝,万金难得。一粒便能增进五年功力,不过因为药性太强,一年只能服一粒。这瓶中还剩两粒。「怪不得老道内力如此雄厚,他这几年都在服药吧。二伯以他前几年出手的功力推断,自然不会料到由他来携带这份密函。」唐鸣天一口气把两粒药丸都吞进了肚子,原来他从小就浸淫在毒药中,对药物有了一定的抗药性,一次服两颗天山雪莲丸也无甚大碍。运功一周天后,果然觉得功力大进。
  唐鸣天想:是立即回唐家堡呢,还是在外面待几天。这次出唐家堡,唐老太爷给了他十天时间完成任务,今天是第六天。他想到了翠柳巷里的相好红姨那迷死人的一身浪肉,还有他唐三少经常乘空去杀个把无门无派的独脚大盗或采花贼之类的,好名利双收,这次要不要再……不行,不能伤好了再回去,让二伯知道这次自己立了功又在外面逍遥快活,他一定嫉恨在心,不但要立即回去,还得把伤弄得更厉害些……杨飞燕三两下就拔光了身上的衣裤,翻身上马,将自己的肥胯张开,双手扒开流着淫水的桃源蜜洞,对准王天宝的龟头,一下坐了下去。接着便撅着肥臀顺着阴茎上下起伏,将王天宝的粗大鸡巴吞进吐出。胸前的豪乳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抖动,嘴里浪声浪气的骂道:「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在京城就丢下了爹娘,这一路你又舍了多少个保镖,今天最后两个也让你派出去送死了,看来今后就该轮到我们这三个苦命的女子啦。」「怎么会呢,就凭你这对天下无敌的豪乳和这夹死人不偿命的风流宝穴,我也不舍得啊。心肝,快来啊!」王天宝说着一把把杨飞燕拉在自己身上。
  「嗷」,一声淫叫,高大的杨飞燕已伏在了王天宝的身上,她那双丰硕的奶子一只已塞进了王天宝的嘴里,另一只则贴在王天宝的脸上,使劲的蹭着他的胡子。
  两人的下身死死的贴在一处,杨飞燕现在把上下起伏改为了前后左右扭动,穴口已经渗出了粘稠的白沫,「啊……过瘾啊……啊……老爷的胡子扎得我的奶子好爽啊……啊……给奶头也来两下啊……啊……好啊……」王天宝吐出了那只肥乳,用双手捏住的了两个枣般大小的乳头,放在自己的双颊上来回搓动,还不时的放到嘴里狠狠的咬一口。没几下,杨飞燕的乳头上就流出了一滴滴白色的乳汁。「好浪货,你可是上下都会出水的啊,好啊,老爷又要吸奶喽……」「啊……我的亲爹……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舒服啊……」杨飞燕一边淫叫,一边伸出舌头在王天宝的额头上乱舔一气。「宝贝……亲爹……来啊,下面也使使劲啊……」